首页>>故事会 >>列表

旅游惊魂之芳草街108号

2020-09-13 17:09:17 字号:

吴亮感觉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,梦中的片段一遍遍的冲刷着脑袋里的神经,让自己麻木,不清楚那些究竟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。

九月的早晨,鸟鸣虫声,吴亮睁开疲倦的双眼,随着窗外明亮的天气,心情也终于活络了起来。此刻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周围充斥着消毒医药水的气味,刚好的心情又逐渐的消失了。

想来是自己在档案室里昏到,被送到了这里。还真是※※,吴亮心里暗骂一句。吴亮从床上起来,来到窗前往外看去,车水马龙的世界,喧嚣的尘世,这感觉真好!

吴亮来到住院部里办完了手续,到护士站上留了个自己家的地址,相信欧阳山那个家伙应该能找到。

芳草街108号。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吴亮看着面前的一条小巷子,随着他的七拐八拐之后,来到一处静宜的庭院。知道自己父母留下的这处地方是在几个月以前,那时吴亮刚毕业,再加上白婷婷的事,他也就从未来过这里。自己的父母已不在了,吴亮从小便是个孤儿,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,孤儿院院长才告诉他父母的事,但那时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受倒也是无法想起了,只是知道吴亮在房间里哭到天都亮了。

打开庭院的大门,一道清幽的小石板路铺向一座两层木石小楼,阳光透过庭院一角的香樟树的枝叶,洒下斑斑点点,虫鸣蝉叫,花风香抚,吴亮闭眼感受着这一切,希望能从中找寻熟悉的气息,但随之而来的是吴亮眼中的失落。不去想过多的繁复的事,毕竟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已经让自己焦头难额,吴亮拖着自己的疲倦的身躯走向了木石小楼。

房间里的陈设十分简单,朴素。但这也是吴亮所喜欢的细节,温暖而舒适。简单打扫之后,屋中也就焕然一新,“这才像个家嘛!”吴亮自顾自地说道,说完却又是突然的沉默。

虽然不记得父母的样貌,但心里的呼唤却让吴亮无法忽视,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曾在这里生活过,吴亮就一阵失神,仿佛就看到父母就坐在自己身边,正在看着自己,吴亮想努力看清他们的样子,却像是隔了层透明的水幕一样,无法看清,隐隐的低泣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,吴亮惊奇的发现,那竟是自己发出来的。吴亮明白自己虽然多愁善感,但也不至于哭到出声。

空荡的房间里,低泣的声音还在环绕,吴亮却也无能为力,好像那不是自己所能控制住的情续,仿佛在自己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灵魂,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。

好在外面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屋中的低泣,吴亮好似并没有发觉出异常,想来必是有客登门,不用猜,定是欧阳山,毕竟自己现在也只有这一个朋友。

此刻的欧阳山正一脸闲情逸致的欣赏着庭院里的风景。“我很喜欢这里。”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宁静而放松的表情,用手端起桌上的茶水小饮,干凉清香,回味无穷。吴亮也是没想到他竟是有如此安静的性子,这样子的欧阳山倒是少见,毕竟进来了二十几分钟竟是在一直喝茶,没有半点想聊案子的进展。

“你若是喜欢,以后常来。”吴亮随即反应了出来,他怕也是害怕孤独的人,在这里好像能跟自己一样找到归属。倒是欧阳山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以往办案时的严肃,一脸认真的看着吴亮,然后说出,“我要搬来这里。”随着吴亮的震惊之余,欧阳山已经开始在二楼寻找自己的房间,并且一副要把自己当主人的架势。

等到吴亮反应过来,便破口大骂,“滚!滚!滚!谁要你搬过来啊?你要没事的话,现在就走。”一时空气里充满着紧张的氛围,欧阳山静静的盯着吴亮的眼睛,缓缓的来到他的身边,围着榻榻米上的矮木桌坐下,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份精美华丽的红色信笺,放在了桌上。

这是一份请柬。吴亮打开信笺,里面装着一方白色秀帕,淡淡的红色丝线仅在秀帕一角的边缘绣了一个字“罗”,罗家的请柬?吴亮看完信封里的内容后,便等待着欧阳山开口。

尊敬的欧阳先生

曾在一篇报道里见过您的事迹,想必您也知道,您的名气在整个鲁南市无人不知。因此,舞薇特邀先生于九月廿三到沁水河,商议家族要事。请先生务必赴宴,舞薇不吝感激!

罗舞薇敬上

罗家,鲁南市的豪门贵族。家族中的各人无一不是政商两界的执掌,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存在,但巨大利益的存在必定会引起巨大的争端,家族里的每个人都渴望继承正统,得到财富。而这些戏码总是让追逐其中的人无法自拔,而最后自己竟也钻进了这里的漩涡,陷入到深渊里。

罗家的老爷子早年执掌大权,其下的子女们还算是是相处和睦。可随着利益争端的出现,再加上老爷子失去了踪迹,罗家也就开始出现了裂痕,到如今更是雪上风霜。

吴亮看着这纸笔触,字里行间的急切越于其上。罗舞薇?罗家?低头瞧着手中的白色秀帕,吴亮的心里蓦然一惊,熟悉的感觉闪印在心里。梦中的罗家祠堂,谢清让从甬道中出来时,手中握着的一方秀帕,那感觉一模一样。吴亮下意识的把手伸进自己胸前一摸,紧紧地松了一口气,没有。还好那是一个梦,吴亮都怀疑自己太过于神经紧张了,可梦中谢清让的最后低述,“罗家…阴谋”是指什么呢?又与现在的这个罗家有什么关系呢?

不得而知,吴亮也不想知道。欧阳山解释完便紧接说,“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。”他眼中的那种希冀,吴亮看得真切,自己与他的命运在不经意间好像是联系在了一起。罗家是定然要去的,吴亮也想弄清楚最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,只不过,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。

“什么重要的事?”吴亮转身走进房间里拿出钱包。对着一脸不解的欧阳山说道,“出去吃饭。”

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奔弛在空无一人的黑色大道上,周围的景象逐渐的模糊起来,但车上的人好似并无察觉,仪表盘上的数字在不断的增加。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传出,火光和烟尘在道路的尽头弥漫,远处传来了警铃的声音,杂乱人群围观的喧闹。黑夜之中,一双暗处的眼睛紧紧的目睹着这一切,然后转身消失在了人群里。

街角的一家小店,忙碌的店主人说明这里的生意还算不错,都市的夜幕下,三三两两的客人络绎不绝。欧阳山皱着眉头,一脸不解的看着吴亮,“你要请我吃的就是这个,烤腰子,猪大肠还有酸辣米粉?”他用手指着面前小店的招牌菜单,比划着说我是绝对不吃的这些垃圾食品的。“老板,来一打啤酒,五十串烤腰子…”吴亮一脸怀恋的说道,以前的大学生活,这里就是自己唯一消费的起的地方,还有和她……想起白婷婷,吴亮就是满是感叹物是人非,一把抓起桌上的烤腰子吃了一口,然后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。

欧阳山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子,大学刚毕业之时便与自己遇上了莫名诡异的一件事,而他自己除了最初的一丝慌乱外,便再也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,如今更是和自己一起平常应对。自己办案多年,经过的危险不计其数,才有如此感受。竟是不敌眼前的这个小子,想到此处,便是自嘲起来,仰天一笑,埋头喝酒。

酒过三巡的时候,吴亮早已消灭了眼前的餐食,要先行离开回到家里。欧阳山趴在酒桌上,对着吴亮喃喃说着,“别忘了,九月廿三……罗家……”吴亮迷迷糊糊的打来了出租车,坐进去对着司机说了句“芳草街108号”,就晕在了座位上。

出租车窗里映射的夜晚摩天大楼的虚影,一闪一闪地跳跃向后跑出视野。

出租车里的吴亮却早已呼呼入睡,此时的电台广播里播放着一则紧急消息,鲁南市晚间新闻。“深夜黑色大道,一辆豪车飙车追尾,目前已造成一人死亡,死亡之人疑为鲁南市商界大亨,其余消息本报记者会持续跟进,敬请关注。接下来插播一条天气……”

夜,变得更深了,天空中也零星的飘起了小雨。

超人气吐血推荐,人气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

《缝尸匠》

《我在泰国玩尸》


会计会的软件 h.chanje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