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绝世医武赘婿许亮-许亮小说章节阅读

2020-09-06 16:51:36 字号:

绝世医武赘婿第3章

身体没啥大碍了,老妈坚持出院,不肯再让许亮多花一分钱。

医生放下检查结果,如释重负,露出笑容:“每个月带阿姨来复查一下,检查半年。要是半年内没有问题,将来出问题的几率也就不大了。”

护士捂着嘴笑:“阿姨啊,像许亮这么好的小伙子,你可要早点催着他结婚。”

“好好好,我一定催着他。”

老妈喜上眉梢,被许亮搀扶着离开了医院。

出了医院,许亮愣住了,有些茫然。

老妈催他:“赶紧回家啊,我还想早点回去睡一觉呢。”

许亮感觉嘴里有些苦涩:“妈,房子早就卖了。”

老妈的怅然失措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脊梁都弯了三分:“儿啊,妈对不住你。”

许亮扶着老妈,让老妈站直:“妈,不是你的错。是我的错,你出院了,我居然没地方安置咱们。”

老妈眼泪忍不住掉下来:“房子都没了,那我给你赞的那些结婚钱呢?是不是也没了?”

许亮摇了摇头,拿出手机打车:“妈,没事,一切都过来了。”

老妈眼睛红红的:“儿啊,你冤不冤妈。妈都没给你留下,还把家底彻彻底底的掏空了……你说这个病咋就这么要人命呢,房子都给吃没了。”

许亮硬着头皮给秦灵发消息,希望让自己老妈住一段时间。等他找到工作后,自己和老妈再搬出去住。

秦灵:好。

许亮勉强松了一口气:“妈,我结婚了。我带你去我对象家里住一段时间。”

老妈喜出望外,急忙擦掉眼睛:“你结婚了?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!?老妈就是住院也有走路的力气啊,你怎么不把妈给叫上。”

许亮干笑两声,没有说话。

他为了筹钱,当上门女婿。

这事他怎么敢给亲妈说?

亲妈内在性子刚烈,如果不是自己拖着,恐怕早就一死了之。

他那敢当时把这种事说给老妈听。

保不准老妈情绪一激动,怕连累自己直接没了。

老妈常常说人活一口气,活正气,活的有尊严,要堂堂正正的活着。她把名节看的比命还要重要。

自己这……

唉。

窝囊。

家底没了,房子没了,工作没了,四处借钱,还当了上门女婿。

名节?

许亮自嘲似的笑了笑,扶着老妈上了车。

只希望秦家能把他当人看,别太让他在老妈面前难堪。

车很快就到秦家了。

这次家里没几个人在,许亮松了一口气,急忙安排老妈在自己房间的隔壁住下来。

把老妈哄着睡下,许亮紧紧的握住了拳头。

他失去了一切财产,最值钱的就是这一身八十块钱的衣服裤子。

但他不后悔,不后悔这一年多的坚持。

现在,他需要想办法找回一切。

曾经失去的一切。

尊严,财产,地位,名誉,人脉……

全部都夺回来!

许亮的眼神刚毅而又坚强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“回来了?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许亮有些诧异:“出门?”

秦灵身着白色长裙,宛若冰雪中的女王,高贵而又冰冷的站在走廊上,手里提着一个水晶钻石镶嵌的小提包。

“你的作用是挡箭牌。”

秦灵冰冷的说着,眼神没有丝毫波动。

许亮苦笑一声,合上身后的门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看来在夺回一切之前,欠下的债务得还清。

他拿了秦家的不少钱,也正是秦家给的钱让老妈活了下来。

做人不能昧良心,秦家的恩情他起码要还完。

“去那边换一身衣服裤子,洗一个澡。我给你十二分钟。”

许亮看了看自己这一身,自知这个模样确实带不出去,只好遵从命令去洗澡换衣服。

换了一身衣服后,许亮站到了秦灵的面前。

秦灵冷冷的看着他,声音空灵:“这次出行后,我们离婚吧。”

许亮不敢置信的看着她:“为什么?”

“失望,你太废物。”

许亮紧紧的攥住拳头,眼神刚毅:“我妈病了整整一年,我去照顾她,因为这个我才很久没有回来。我总不能放弃我妈吧?”

秦灵眼神冰冷:“这是理由吗?事实就是你现在一贫如洗,窝囊,无能,什么都没有。一年多了,你做了什么?你什么都没有做到。工作,房子,存款……你什么都没有。”

许亮无话可说,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

事实胜于雄辩,他还能说什么呢。

“好聚好散吧。”

说完这句话,秦灵转过身下楼。

许亮的牙齿狠狠的咬在一起,心抽抽的痛。

尊严,再一次被踩踏。

他看着拳头,体内的内力凝聚在拳头上咆哮着,拳头上青筋直跳。

恨己无能,连秦灵都看不起自己。

这不能怪谁,也怪不得谁,只能说命运不公。

他和秦灵没有太多的感情,但他也不想这个曾经朝夕相处的美女看不起自己。

许亮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抹布一样,任由命运摆布。

不甘心,格外的不甘心。彻彻底底的不甘心。

我有古医传承,我有内力,我有能力。

不想再这样过下去,一定要改变生活!

他下楼上了秦灵的车。

秦灵罕见的自己开车,他坐在副驾驶上。

“这次是去医院里探望重病的老员工,你过去后什么都不要说,在一旁站着就可以了。”

许亮低着头,紧紧的握着拳头:“嗯。”

车很快,秦灵和他来到了医院。

四周等待着几个人,许亮望过去,其中两三个人还有些眼熟,都是秦灵的下属。

许亮认识他们,他们不认识许亮。

“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都准备好了,总裁。”

秦灵撩了一下额前的秀发,声音淡然:“走吧,上楼。”

秦灵率先走在前面,许亮只好跟上去。

附近几个下属好奇的看了许亮一眼,没吭声,隐隐落后秦灵几步。

秘书故意落下来,走到许亮的身旁。

“敢问阁下是谁?和我们总裁是什么关系?”

许亮没有回答,反问道:“那些老职工是怎么回事?怎么住院了?出意外了?”

秘书摇头:“那倒不是,是职业病。公司里前段时间有几个繁重的项目需要跟进,关系着公司整整一个季度的收益。好多员工累倒了,职业病或者重病发作住院。”

许亮沉默了一会儿:“严重吗?”

秘书唏嘘道:“最严重的那个得了脊椎性强直炎,其余几个也没好过……今年市场萎缩,大家都不好过。哎,好几个人还是二三十来岁,往后都不能干重活,也不能久坐。”

秘书感慨着:“你说这能怪谁呢?市场萎缩又不是我们一家要面对的……总裁非要来这里,还不让配保镖,唉。”

许亮听出了话外音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一些员工和家属接受不了,情绪比较激动……对于公司来说,累倒的那些人是正常更替现象。对于他们来说……”

秘书看着许亮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是父母的骨肉,是对象的精神和物质支撑,是子女眼中的唯一。这些人一倒,对他们的打击很大。有些人的下半辈子,可能就……比较难受了。”

许亮说不出话来,死死地沉默着。

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他,对他们的情绪非常能够理解。


铅眼镜 http://syx888.51sole.com